??各城市加快建设米字型高铁,背后的一个重要推动力是促进都市圈建设。目前各个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都在构建1个小时都市圈。

??在推进高铁建设上,多地都拿出了详细的方案。

??根据重庆交委10月14日公布的《重庆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 到2030年,重庆市将形成衔接18条干线铁路的特大型铁路枢纽,涉及到9条高铁、4条快速铁路和5条普速铁路,构建米字型对外高铁大通道。

??而在10月12日,四川省政府与中国铁路总公司在成都签署《关于推进四川铁路建设的会谈纪要》,确定成都平原经济区城际铁路以及成都至南充至达州(万州)高铁建设等。

??另外,近期山东省和江苏分别发布了《山东省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2018-2035年)》、《江苏省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运输走廊规划(2018-2035)》,分别提出建设以济南、南京为中心的“米字型”高铁枢纽。

??高铁建设,是大城市建设都市圈的重要基础设施。然而,除了建设高铁外,也需要加快市域铁路(为中心城区到周边郊区的铁路)建设。

??10月12日至13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和重庆市政府联合举办的“市域铁路与城市发展论坛”在重庆召开。据悉,重庆正推动高铁、市域铁路、城市轨道“三铁”融合,并规划“半小时”铁路公交圈,已将21个区及两个经开区纳入研究范围。

??记者了解到,市域铁路在日本东京、美国纽约、英国伦敦非常普遍,但是在中国并不普遍。目前延庆到北京主城区,金山到上海主城区使用常规铁路开设了市域铁路,但是因为间隔时间较长,开行效果不甚理想。

??重庆交通大学轨道交通研究院院长杜子学告诉记者,各个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到周边卫星城需要建设各类轨道交通。“未来市域铁路作为周边卫星城居住、主城区上班的通勤铁路,还需要加快建设,加快弥补空缺。”

??渝成济宁构建米字型高铁

??目前多个城市都在制定新的综合枢纽规划,加快向周边地区推进高铁建设。

??以重庆为例,10月14日公布的《重庆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重庆向周围建设18条线路,其中有9条高铁、4条快速铁路和5条普速铁路。

??该米字型高铁涉及时速250公里及以上高铁9条,分别是成渝高铁、渝昆高铁、渝厦高铁、渝西高铁、重庆到万州高铁、渝贵高铁、渝万城际,重庆主城至大足至安岳(资阳)城际(成渝中线高铁)、重庆主城至潼南至遂宁城际(兰渝高铁)。

??这意味着,重庆到万州、重庆到西安、重庆到成都分别有2条或3条高铁。

??成都也在构建密集的高铁网。10月12日签署的《关于推进四川铁路建设的会谈纪要》商定,将共同做好川藏铁路前期工作和在建重大铁路项目实施,重点推进成都至南充至达州(万州)铁路、成都至天府国际机场至自贡至宜宾铁路建设和成都平原经济区城际铁路公交化运行等。

??按此看,成都未来向西宁、兰州、西安、重庆、贵阳、昆明、拉萨、达州、格尔木等多个方向,将共建设10多条涉及高铁和快速铁路等。其中成都到拉萨、西宁、格尔木、昆明、贵阳、达州等建设的高铁和快线,都为新线。

??另外,近期山东省政府发布《山东省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2018-2035年)》、江苏省发布《江苏省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运输走廊规划(2018-2035)》,也分别提出构建围绕济南、南京的米字型高铁网。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副研究员叶振宇认为,这些规划对于相关城市的经济发展有利。“比如济南过去在山东省内经济占比不大,但是建设米字型高铁后,济南在省内的辐射力度会加强。”

??河海大学苏南经济所所长刘奇洪指出,南京经济总量超过无锡,就是近几年来交通改善的功劳。“中国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首先要以服务业为主,对于服务业来说,很重要的是客流、人才要便利流通。”

??都市圈建设需要新思路

??中心城市加快建设“米字型”高铁,背后的一个重要推动力是促进都市圈建设。据记者了解,目前各个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都在构建1个小时都市圈。

??比如山东提出,通过高铁实现覆盖全山东、通达周边主要城市的“1、2、3”小时陆上交通圈,其中济南至相邻6市半小时通达,济南至青岛、青岛至周边市、全省相邻各市1小时通达,济南与省内各市2小时通达,山东省内各市之间3小时通达。

??江苏提出2025年形成以南京为中心的“米字型”1.5小时高铁放射网。宁镇扬都市圈将以提升南京首位度为重点,规划建设南京至淮安铁路、宁黄铁路、宁扬宁马铁路、南京-仪征-扬州线、南京-滁州线、南京-马鞍山线等,打造“0.5-1小时通勤圈”。

??但是,铁路建设仍存在短板。目前,这些城市缺乏通勤市域铁路,最终制约了都市圈的发展。比如北京到廊坊坐高铁尽管只需要十几分钟,但是考虑到取票、候车、安检等时间,难以作为通勤铁路。

??而在日本东京、纽约、伦敦、巴黎等国外城市,市域铁路发挥作用很大,客流占到总轨道交通一半以上,这也有效控制了中心城区房价的上升。

??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左大杰指出,部分高铁也可承担通勤铁路的功能,但各方面的原因导致它的通勤功能发挥得不太理想。伦敦、东京这些国际化大都市,通勤铁路特别发达,中国还需要有一个优化过程。

??左大杰指出,市域铁路或城际铁路要发挥好通勤作用,需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同时发力。从供给侧方面来说,铁路要加大发车频率,增加一些停站,过去有些能起通勤作用的铁路,列车开行方案设计得过于复杂,而且频率低、停站少,极大限制了通勤作用。从需求侧方面来说,除了市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高速铁路等等,其他配套也要跟上。

??“要吸引通勤客流住在卫星城,必须配套良好的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不然卫星城吸引不到居住人口,很容易成为空城。”他说。

??杜子学认为,公路、铁路、城市轨道要做好衔接。“对重庆来说,要发展多中心,主城和卫星城应该用速度快的轨道交通,若用其他城市轨道交通的方式,就有点力不从心,出现卫星城之间的不顺畅。”

??在重庆举行的市域铁路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司长罗国三也指出,市域铁路发展仍面临五方面问题,包括市域铁路客流吸引力普遍不够,支持市域铁路发展的体制机制不够完善等等。